最勤快的分享

最勤快的分享

发表于 2021-01-04 20:52:48

在长沙八一路2公里的街道上,随便开一个团购企业的小程序,就能看到很多自筹点。


  无论是便利店、印刷厂、花店、酒店,甚至是餐厅、理发店,其店主都是美团、滴滴、拼多多、盛兴首选等公司收入的权限之下。这些店主是多个平台的负责人,负责向用户分发平台产品。


  长沙是社区团购鼻祖繁荣的首选大本营。随着社区团购成为热门话题,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市,在长沙等地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攻防战。


  但是,不像一直争的头头,长沙的菜贩明显是输了。新浪科技访菜市场期间,不少摊主表示社区团购平台商品价格过低,受补贴战影响,菜市场客流量大幅下降,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领导人也不是铁板一块。随着领导人数的增加,每个领导的日常订单和佣金开始变得极其有限。尤其是便利店、水果店等与社区团购类别直接相关的店家,发现虽然当团头确实能给自己的店铺带来一定的客流,增加销量,但是自己的同类产品却因为社区团购平台上的产品价格较低而无法销售。


  社区团购最初是由盛兴首选创立的,旨在振兴其便利店的发展。然而,在巨头们疯狂的补贴下,社区团购正在攻击这些便利店店主,甚至蔬菜摊贩。近日,市场监管总局主动指出当前社区团购引发的低价倾销、就业挤压等突出问题,并制定了不低价倾销、不正当竞争等9项规定。


  社区团购的发展迎来了一个微妙的转折点。


  巨人为什么要打


  说到社区团购,不得不提被视为社区团购鼻祖的旺旺偏好。公司成立于2014年,2016年开始社区团购新模式。


  事实上,繁荣偏好的诞生与湖南最大的便利店连锁企业芙蓉的繁荣密切相关。其创始人岳利华通过加盟,组织了一大批本土情侣店,为他们提供品牌加持和供应链服务。然而,随着电子商务购物的兴起,这些便利店的业务也受到了冲击。


  社区团购的早期雏形是芙蓉的旺铺老板通过运营微信群收集用户的蔬菜购买需求,通过旺铺优化进行统一购买,然后配送到门店,然后用户自己提。这样一来,芙蓉的旺铺老板就可以在便利店做主业的同时,获得额外的佣金,增加收入。


  疫情期间,外出买菜不方便的时候,这种模式就火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2019年首选的年度繁荣GMV将达到100亿元,预计2020年平台GMV将达到400亿元。虽然比不上阿里、JD.COM、拼多多的万亿美元GMV,但其快速增长的商业模式开始引起巨头们的关注,很多互联网公司今年开始带着大量的优先订单去长沙、武汉等繁华城市调研。今年6月,滴滴上线了橙心优化,滴滴高级副总裁陈婷担任CEO;7月,美国使团宣布将成立首选业务单元,由美国使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亲自负责;8月,品多多开始尝试多买点吃的;随后,阿里和JD.COM两大电商巨头也相继进入市场。


  对于滴滴来说,社区团购是一个全新的轨道,新鲜产品的高频购买可以为其“0188”目标贡献大量订单;对于美团来说,社区团购是其同城零售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阿里、JD.COM、拼多多来说,除了在下沉的市场低成本获取用户和流量,也是对新兴电商模式的一种防御。新浪科技发现,除了蔬菜、水果、日用品等常规品类,盛兴Preferred还销售冰箱、洗衣机、空调等大型家电,甚至涉足服装家纺、优质家具、酒精等。


  盛兴首选的一位内部员工告诉新浪科技,虽然外界称盛兴首选为社区团购企业,但其内部定位一直是社区电商。这也可能是三大电商巨头紧张的原因。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盛世未来会在更多的品类上与淘宝、JD.COM、品多多竞争。


  类似的故事已经在淘宝和JD.COM上演,品多多凭借社交电商的概念迅速崛起,以至于阿里和JD.COM不得不推出淘宝专版和京东Hi。


  上校是不够的


  虽然巨头们的目的不同,但早期都采用了直接复制繁荣优化的模式:每天23点前可以在小程序下订单,第二天16点后平台会送到门店,用户可以去门店取货。


  该模式开始运行后,滴滴、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公司开始向全国许多城市复制,尤其是长沙这个繁华的首选大本营。


  开城开城,BD和团队负责人成为能力建设的重要基础。BD主要负责前期团队负责人的招聘。根据滴滴橙心优化在长沙发布的招聘信息,无责任底薪5000元,综合工资8000-10000,买五险一金的待遇在当地很有钱。


  团队负责人是分配末期的关键环节,也成为BD人竞争的目标。很多平台都给出了月入过万轻松赚钱的口号。一位团长表示,早期中小型平台给团长的佣金是销售额的5%。后来互联网公司开始大幅提高提成比例。滴滴橘心偏好宣传可以给10%,美团偏好直接叫10-15%。


  为了拿到提成,BD还大力招聘店长,导致一家店老板有多个平台负责人的现象。以新浪科技访问的一个白石居委会站为例,是菜鸟站附近的便利店模式。同时也是很多平台的自提点,比如多买菜,橘心优化,景气优化,美团优化,十社。为了尽可能的增加自升点,各种店铺可以作为BD人的扩张目标。小玉是一家花店的老板。虽然和蔬菜水果没有关系,但是被滴滴和美团的BD扩大为自养点。


  她告诉新浪科技,互联网公司不惜任何代价在社区团购上花钱,经常为新用户开展促销活动,0.01元买水果蔬菜。在激烈竞争阶段,如果用户购买的水果有缺陷,可以立即申请退款,甚至不退货。


  但是随着自升点数量的增加,整条街的店铺都变成了自升点,导致平台订单分散,自己店铺每天的订单很少。“平均一个月是40元的佣金,”她抱怨道。“外部订单太少,后来我自己下单。东西真的很便宜,我基本不去超市。现在的佣金基本都是自己买的。”


  王成经营一家小餐馆。最近滴滴橙心偏爱的BD也找到了他,餐厅成了橙心的首选接机点。“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当队长,因为要经营餐厅主业,”王成说,但橙心偏爱的BD告诉他,队长不需要管太多,即使货物丢了。


  “收入是按顺序划的,奖励政策也跟我说了,我也没太在意,他们帮我下载了App。反正就算没有单子,你也不用给我钱,他们也不吃亏。”王成说,旁边的几家餐厅也被拉进了自筹点。


  这种只追求团队负责人数量的模式也开始显现出弊端。一是各代表团团长的顺序分散,导致各代表团团长收入较低,难以维持对平台的忠诚度;第二,一些互联网平台过于强调自提点和订单规模,而忽视仓储物流能力建设,导致绩效能力不足。


  一般来说,社区团购平台的仓储物流系统是中心仓库的网格仓库各提点的模式。如果过于注重用补贴刺激订单规模,仓储物流能力跟不上,对用户体验的损害会很大。


  比如今年双十一期间,多家互联网公司进行低价促销,当天的订单量也创下新高。然而,与此同时,人们对分销速度和商品质量的投诉也层出不穷。


  一个用户吐槽自己遇到了美团偏好的不能按时发货的情况,车队负责人告诉司机自己还没有发货;我也在橘心偏好上买过发霉的水果,但是找到组长后,组长甚至说不知道怎么退钱。


  蔬菜水果商的妻子抱怨道


  在社区团购企业宣传创纪录的高订单的同时,另一群人正在吞下苦果。某知名产品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国富日前直言不讳地表示,再过一两年的社区团购,超过500平方米的超市将不复存在。


  新浪科技去过长沙很多菜市场,商贩生意惨淡。明星市场现在的市场,是中午,只有一个顾客来菜摊选菜。水产和肉类的摊主几乎无事可做,干脆就在摊前睡觉。规模稍大一点的曙光农贸市场,乘客也少。一位年近六十的女摊主说,即使居民下班,客人也很少。“很多人在网上买菜,很便宜。有的年轻人就是一个买买家庭的菜,逛菜市场的老人越来越少。”她说,餐厅不会自己进货,会去更大的批发市场,进货价格会更便宜。


  “展位费一个月一千多,租门面的话更贵。一个月赚不到钱。我老了,不会再干别的了。我只能先做。”她无奈地说。


  事实上,受到社区团购补贴战影响的不仅仅是菜商,还有一些便利店,甚至便利店成为了社区团购平台的自募点。


  新佳一是湖南本地连锁便利店品牌。在社区团购平台的价格战下,它要在店里贴一张扫码收券的海报;另一家美益佳便利店直接把优惠产品堆在门口,吸引用户来店里购买;更糟糕的是,新浪科技还目击了一家超市,被社区居委会拦下,因未交仓库租金而限期迁出。


  成为头的便利店主也是五花八门。


  王阿姨经营一家食品便利店,是滴滴、美团、盛兴的掌门人。便利店虽然靠近繁华的街道,但基本没有顾客。她直截了当地说:“小区团购,小店都要死了!”那你为什么要当团长?被新浪科技问到,她很无奈,“因为线下没有业务。用户来店里,店里的东西都比网上贵。最多能买一瓶水,没多少收入。”


  一位加入芙蓉盛兴便利店的马宝店主告诉新浪科技,加入芙蓉盛兴后,购买渠道会更加安全,售后服务也会非常好。但是因为社区的团购平台太多,线下店不好做。“会被网络平台扼杀。”她说。


  同时,她也是滴滴、美团、拼多多、石慧的掌门人,但她告诉新浪科技,由于价格战大,商品单价太低,每月佣金收入只有1000元。另外线下没有业务,完全不够开销。


  反抗和监督


  一位社区团购从业者告诉新浪科技,社区团购的贡献主要在供应链的物流和下沉市场。通过直接挖掘产地,统一采购,降低了商品成本,预售自养的模式也有利于农产品的销定化趋势;在县城、乡镇等下沉市场,社区团购通过预售、自筹的模式,大大缩短了电子商务的物流时效性,这是传统电子商务模式难以实现的。


  但他指出,随着互联网巨头的进入,社区团购改变了口味,成为巨头争夺用户和流量的战场。价格战引发上游供应链反弹。近日,华海顺达粮油调味品有限公司、卫龙贸易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发布《关于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的通知》。通知显示,公司收到多方投诉,以多买食品、美团选优为代表的社区团购平台价格严重偏低,甚至部分产品远低于出厂价,严重影响客户利益。通知要求平台价格不得低于终端零售价,否则视为低价,影响不好取消分销权。


  不仅是供应商,2020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和商务部组织召开了规范社区团购订单的行政指导会议,阿里巴巴、腾讯、JD.COM、美团、拼多多、滴滴等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了会议。会议指出了当前社区团购引发的低价倾销、就业挤压等突出问题,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严格遵守“九不准”:不得低价倾销、不正当竞争等行为。


  在监管下,社区团购的发展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转折点。


  招商证券表示,指导委员会明确禁止平台通过低价倾销吸引消费者,这将遏制平台价格补贴现象,降低社区团购中短期商品价格的吸引力,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订单增速。但从长期来看,商业模式决定了社区团购本身具有较低的绩效成本,即使没有补贴,其价格相对于传统渠道仍会保持一定优势。


  事实上,除了订单数量和团队领导数量之外,每个互联网平台都需要将重心转移到仓储和物流上,以提高其绩效和长期竞争力。


  但值得注意的是,行政指导会结束后,各社区团购平台并未出现明显的取消补贴行为,仍有大量0.01元的促销活动和大量优惠券。


  在线食品购物商城菜鸟宝的创始人寒若珉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巨头们做社区团购的商业逻辑是对的,因为现在流量越来越贵,很多社区团购都有大型流量平台做后盾。巨人想增加一个新的流量源和入口。他们怕的不是省钱,而是被这个时代抛弃,可能怕错过发泄的机会。”


  但他指出,生鲜是硬骨头,很多企业倒下了。背后的原因是:一是一开始目的不正确,想赚快钱,求流量实现;第二,投入不够,信心不坚定。这个行业又苦又复杂,需要投入。


  随着监管的逐步实施,未来的社区团购企业能否以更规范的形式发展,仍不得而知。一位社区团购从业者意味深长地说:“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


91阅读 | 0评论
你的回应
写文章

文章分类
一周热门
一月热门